首 页 资 讯 教 程 原 创 文 字 图 库 专 题 社 区
版主招聘! ┆ 如果您还没想好看些什么,可以点击 这里 进入我们为您推荐的资讯

热门关键字: 教程  Cosplay  原创  动漫下载  EVA  高达  免费  水原有纱

您现在的位置: 漫天糖>>动漫文字>>同人美文>> 愚人節的H日記

愚人節的H日記

  • 本篇文章来自于:KuKu动漫
  • 本篇文章的作者:Arighek
  • 文章收录的日期:2007-12-16
  • 共有 人关注过这篇文章
  • 你可以把这篇文章加入你的收藏夹
  • CE.71 3.26 白天阳光灿烂夜晚夜凉如水(冰)

     

    是不是在一起久了,一些习惯都会被传染?

     

    如果不是的话,那为什么我现在会在这半夜三更的时候咬牙切齿的在这里写日记?这样的事不是只有伊扎克才做的出来的吗?虽然他似乎看起来非常痛恨写这个被教官称为“訓練”的东西。但我就不止一次看到他咬着笔不知道在记些什么,虽然他常常边记边瞪着我…其实当教官布置这项看上去异常轻松的任务的时候,我就开始好奇,不知道伊扎克会在他的日记里写些什么?不会是一串的KUSO吧,虽然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呃……有点扯远了……

     

    刚刚说到习惯,可是如果习惯会传染的话,为什么伊扎克到目前为止仍对那张我以为是既性感又美丽的宝贝海报不屑一顾?难道说习惯的传染也分单向和双向互动吗?还是我的抵抗力比较差? 其实让我大半夜放弃温暖的被窝爬起来敲键盘不是没有原因的,我绝对不是那种白天吃饱了没事然后半夜爬起来消化的人,而且即使要消化我认为也应该在我温暖的大床上,而不是这张冰冷到没有任何温度的椅子……

     

    导致这一切的源头,就是那个现在窝在我温暖的床上并一副理所当然样的家伙,伊扎克。想想,我是不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然后要用这辈子来偿还,就像今天早上,在他还未完全清醒的状态下,将我一脚踢下了床,从我的床上…… 到现在我还是没搞清楚,伊扎克这家伙是什么时候养成半夜爬别人床的习惯的,但我只知道要是早上被他发现我们在同一张床上,不管是谁的错,倒霉的永远是我……

     

    别人把这种关系叫做什么来着?…………克星…………

     

    啊,我还是早点睡吧,既然他在我床上,那我到他床上总行了吧,这样明天他就不能再把我怎么样了,搞不好还能让他自己认识到梦游是一件多么困扰他可爱的室友的事……

     


    伊扎克

     

    CE.71 3月26日 晴

     

    kuso~!是哪個白癡髮明日記這鬼東西的.什么叫作"日常記錄對于士兵也是一種訓練"!為什么我非得寫這該死的東西.天知道喫飯上牀睡覺之類的有什么好記的~!與其寫這白癡東西我寧可去寫牽牛花觀察日記.該死的迪亞哥,幹嗎聽到教官那白癡佈置這種白癡作業的時候一臉白癡的看着我白癡的笑.kuso~!早上真不該把他踢下牀而應該直接從窗口把那大型垃圾丟齣去.即使這裏是五樓.嗯?牽牛花觀察日記?或許寫'迪亞哥的觀察日記'比較不會這么無聊.
    真希望那笨蛋能變得聰明些.

     


    迪亚哥

     

    CE.71 3.27 郁卒的阳光再次灿烂

     

    今天是我第N次从保健室出来,现在那位年轻的女校医已经开始怀疑我是否在暗恋她了,实在是不能怪她的,要是你每天都往保健室跑,刮风下雨都不间断的话,谁都会怎么想的吧。可是……

     

    如果要我选择的话,我也不喜欢天天往保健室跑啊!!!!谁喜欢被人当做是病秧子……今天阿斯兰就跑来跟我说了句:保重啊。害我差点没背过气去……

     

    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又是在地上,这次是从伊扎克的床上被踢下来的……我开始真的有点糊涂了,到底是我不是我自己把伊扎克抱到身边的,不然为什么我睡哪里早上醒就一定是在他的身边,然后被一脚踢下来,再是毫不留情的痛打一顿…………

     

    啊,不知道这可不可以算做灵异现象………现在我只祈祷明天早上起来的时候,不要再出现状况了……哈里路亚……

     


    伊扎克

     

    CE.71 3月27日 晴

     

    笨蛋果然是根深蒂固的.

     


    迪亚哥

     

    CE.71 3.28 虽然是雨

     

    那个……今天天气有点不好……恩……然后,风很大,所以多穿了件衣服…再然后……啊……我到底在写些什么啊……

     

    ……


    今天,我吻了伊扎克。却不知道为什么,要是被他发现,我会被杀掉的吧。到现在我还不相信我真的那么做了……他就趴在那里,毫无防备的样子就像许许多多个夜晚我醒来后看到的那样,可是今天,我……吻了……他……然后,逃跑了……
    从来不知道我会对自己的朋友有这样的感觉,不过现在想来,我是不知道呢?还是没发觉……啊啊啊啊啊……头好痛,我果然不适合想这样的东西……算了…… 船到桥头自然直……吧

     


    伊扎克

     

    CE.71 3月28日 小雨

     

    筆壞勒.

     


    迪亚哥

     

    CE.71 3.29 阳光灿烂

     

    今天我得到了一个最好的生日礼物……唔~可能也不能这么说反而更像是我把自己打包好当礼物送出去了,但不管怎么说,接收方都只有一个这是不会改变的事实。

     

    虽然一向知道伊扎克怕冷,但当从他嘴巴里说出‘只是为了取暖’时,我仍然受了点打击,但转念一想,似乎能当他暖炉的人只有我吧,这样感觉就明显好多了。我是不是太会自我安慰了?

     

    现在最让我挫败的是,为什么伊扎克会知道SM捆绑法的解法!!是哪个混蛋军官教他的!我原以为这次可以……呃…顺利得手的……为此我还专门去请教了阿斯兰,被他用异样的眼神审视了半天后才学会的……一想到他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和最后得到这样的结果,我就觉得好不值。

     

    但,应该说还是赚到了吧,虽然伊扎克那家伙嘴上仍旧不承认,可是我还是知道,从那些只有我才有‘权利’‘享受’到的‘特权’里,从那些他不经意流露的温柔里,还有……嗯……从他的拳头里……我知道,他和我爱着他一样的爱着我,呵呵,我就是知道。

     

    啊,我现在的嘴角可能已经裂到了耳根吧,但有什么关系,开心的时候就是要笑出来嘛……

     

    可是,为什么伊扎克要骂我‘白痴’……要知道这事你有一半…不对…是大半的责任啊!

     


    伊扎克


    CE.71 3月29日 ......

     

    突然髮覺,把迪亞哥當成笨蛋實在是太高估他勒.大清早居然有心情綁人,而且還是用那種隻有喫飽沒事人纔會想到的無聊方法.雖然那結從理論上來講應該很美觀,然如果是他的話,算勒.幾分鍾就能被搞定的東西也隻有他做的齣.


    本想見着他生日(應該沒記錯時間)告訴些他想知道的.但那笨蛋居然這么對我.天殺的,被綁可不是那么有趣的事情.總有一天會讓他嘗嘗被吊的滋味.


    唉...那傢伙果然那些成人雜誌看秀逗勒.被揍後居然一臉快樂的亂下結論.那今天的帳該怎么記呢?是不是哪天該問問他喜歡怎么還債?畢竟既然已經'報復'勒,那就繼續'報復'下去吧.反正課餘時間也沒什么東西可消遣.

     

    PS:要是讓我知道今早的'兇器'和'手段'是他從哪學來的,我一定砸爛他的頭.

     


    迪亚哥


    CE.71 3.30 不知为何阴云密布暴风雨来临?

     

    真是奇怪的天气啊,昨天明明还是阳光灿烂天万里无云的,今天一大早却开始吹起了冷风,温度一下子降了好几度,天空也变的阴沉沉的,虽然已经是春天了,不过似乎还没有摆脱冬天的影子, 这对于伊扎克来说一定又是个痛恨的天气吧。

     

    说起来,今天我和伊扎克并没有课,所以他本来也应该可以和我一起窝在温度打到了25度的房间内的……啊,一起在房间内啊……我知道我的嘴角又裂到了耳根了,可是我也没办法控制,既然现在没有人会看到,那就让我再笑一会儿吧……

     

    刚说到哪里了?哦,对了,伊扎克本来是可以不用在这样的天气里出门的,我们也准备在吃完午饭后下西洋棋打发时间的,(虽然我的棋力明显和他的不成正比)但是,教官的一个电话却让他不得不出门。

     

    MS演习选在今天还真是个错误,从落地窗向外看就觉得冷了,更何况……伊扎克现在一定很不爽吧,看他接到电话时的脸色就可以知道了,我有点同情他。

     

    恩……我觉得还是心疼比较恰当一点。毕竟他是那么怕冷的家伙,可他却又倔强的不肯多穿几件衣服。

     

    不过我又有点期待的,我不是他的暖炉嘛…说实话,伊扎克的‘报复方式’其实还真的让我满心欢喜的,这是只有我才有的特权啊。微微凉的体温在我的影响下升高的感觉,很奇妙,也很……悸动……

     

    啊啊啊啊……惨了,为什么脸开始抽筋了??!!难道是笑太久的关系吗?乐极生悲啊……咦?开门声?伊扎克回来了吗?惨了……我要怎么见他啊……呃,先把脸扭回来吧…………||||||||||

     


    伊扎克


    CE.71 3月30日 雨

     

    ......我恨雨天.

     


    迪亚哥


    CE.71 3.31 阴转晴

     

    哎,我昨天说什么来着,MS演习选在那样的天气真是个最大的错误!或许不能全怪天气……呃,我是说有时候阿斯兰让着点伊扎克也不会怎么样吧……哦,对了,现在还有个基拉……

     

    昨天伊扎克回来的时候黑着个脸,我就已经猜的到结果了。但今天听到后仍然不免叹气,阿斯兰和基拉两个人的配合一直是天衣无缝的,偏偏伊扎克就撞在这个枪口上了,输也是必然的吧。这两个人其中的一个就已经不是很好对付了……更何况……

     

    啊,这不是重点,我是说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而使伊扎克心情大坏并又再次把我踢下床的话,这真的不是重点……

     

    昨天明明那么冷,明明有那么好的机会……哎……

     

    今天上午,我发现了伊扎克的日记本……就那样平平的放在桌上,我发誓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偷看的,我本来打算是帮他把日记本关上……好吧,我本来是打算只瞄一眼的……可是……有句俗语不是说:好奇心能杀死一只猫嘛。所以……所以……

     

    其实我也没看到多少,因为伊扎克马上就进来了,虽然他很怀疑的看了我一眼,但好歹没说什么…这让我松了口气,毕竟对他撒谎这事难度系数挺大的……

     

    但我还是来得及看到这句:

     

    “要是讓我知道今早的'兇器'和'手段'是他從哪學來的,我一定砸爛他的頭.”

     

    时间是三月二十九号……

     

    我一直不知道原来伊扎克还记恨着那天早上的事,我以为他不会介意,果然是我想的太天真了吗?以伊扎克的性格……看样子他的报复不久就会出现吧……

     

    我……该……抱以……“期待”吗?

     


    伊扎克


    CE.71 3.31 隂

     

    可疑...真的是很可疑...最近的迪亞哥有點...奇怪...但,與其說是奇怪,還不如說實在是不太正常.昨天半夜囬寢室居然看見他對着日記本亂笑...雖然我可以間接的理解為那是老年癡呆的前兆.不過,要是大清早就見到這副有點惡心的笑容,任谁都會鷄皮疙瘩滿地爬吧.所以不能怪我,把他踢下牀那是反射性的防禦動作.


    本想上午空閑四處閑逛,然走半路上突然想到那該死的日記還丟桌上.我可不認為迪亞哥有那么好的操節會安然無恙的幫我丟進抽屜,雖然裏麵沒什么東西.不過...有點想知道那傢伙會有什么錶情.或許可以總結下這幾天奇怪的一些現象.


    果然,我不知道他看到多少,但可以肯定他一定看到些什么.否則那種不自然的錶情就不會那么顯眼勒.我是否該攷慮今晚還要不要和他裹一起,畢竟人身安全比較重要,我可不想得厭食癥.
    改天找他問個清楚吧.否則我一定會被他弄得精神分裂.谁都不希望和有點問題的傢伙同住啊.

     


    ==============================


    纷纷娆娆的飘零,那是风的预言.
    过去,现在,将来......
    然我想紧紧相拥的,却只有站于身前的人形.

     


    朝阳和煦的餐厅,安静的甜腻.毕竟算是清晨,往来的人不似当午那般繁多.迪亚卡边应付面前的早餐边看着对边的人纳闷.他觉得奇怪,大早拖他来餐厅的人会是伊扎克,虽然他知道他做事几乎不需要任何理由,但,他居然在拖他来完后一个人坐那里走神.他只希望他的室友只是一时心血来潮,否则,他不能保证能否安然的过完周年后的第二天.常言到,事不过三,至少他迪亚卡还想看见第三天的太阳.所以,对于不确定的事物就只有从被化主,探为先.

     

    "那个...伊扎克..."小心翼翼的开口,从那毫无表情的面容上他的确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特别是在他做出这种反常行为后,他更不敢确定什么了.即使他们曾是几年的同居人.
    "嗯?"单音节的回答外加疑问,还有...斜视......
    "我记得你早餐从来就是在寝室里解决再出来的...为什么今天....."
    "不可以么?"
    "啊?啊...不......"挫败...没人不想过太平日子.

     

    漂亮的天气,漂亮的人.或许没有比这更让人醉心的景致了吧.银发与阳光的完美融合,任谁都会痴于注目.

     

    "迪亚卡...."
    "嗯?"

     

    即便是声音也是如此和谐......

     

    "你爱我吧...?"
    "............"
    "喂..."
    "那个...是这样...没错....."

     

    端起面前的可可,掩饰般的灌入.迪亚卡发誓他绝没想到那人会问这样的话,而且还是在这种...呃...奇怪的早晨.不过他没时间考虑那么多,毕竟被喜欢的人挑明了说,即使再怎么着,也是极不自然的事.所以对于另一些,他选择忽略.

     

    "那,我们结婚怎样?"
    "噗......"
    "......你这个白痴在玩什么...."
    "没......"

     

    没才怪,任谁听见这话都会以为见鬼了吧.
    紫色的双眸惊恐的望着伊扎克,双瞳中印着一脸满不在意的显目人影.满桌的褐色液体向边缘靠拢,缓缓下滑.....

     

    "伊扎克...你...开玩笑的吧."
    "我什么时候有和你开过玩笑?"
    "......是....是没...有...."

     

    就因为没有才更加觉得...不可思议....
    迪亚卡偷捏自己的腿,会痛.那,这不是梦.但...真有这么好的事...么?或许,伊扎克发烧后吃了什么奇怪的药.当然这个不能也没时间去考证,不然自己只有被踏平的命运......
    但,究竟是为什么......
    结婚啊,他从没想过.即使有,但也没想那么远.况且对象还是他.

     

    "伊扎克,为什么你会有这种想法?"原因的原因,就只有探究.
    "...你觉得我们目前的关系只是游戏....."
    "怎么可能!?"硬生生的打断,直直的肯定.
    "所以,明确点不更好么?"
    "为什么我会觉得有点跟不上你的思路?"这是第一次,彻底把贯彻的行为模式给打碎.
    "哼....."

     

    拌着杯中的银勺望着窗外,忽略那个似乎在努力理清头绪的家伙.笑,淡淡的.有时候觉得,或许真的只有和对面的这家伙合得来.虽然他知道他一直在迁就他,但有些东西不是光迁就就可以完全解决的.仿佛,还有些别的什么在慢慢化开,消融,然后成为烙印.

     

    "我去上课了."拿起摆放于身边椅上的课本,起身预备离开.
    "呃...等...等下."
    "干嘛...?"
    "那...那个.如果我们结婚.那谁是丈夫谁是妻子....."虽然迪亚卡一脸无辜样子,但他却是抱着非死必伤的坚定决心将这令他困扰的问题盘托出口.

     

    然后是等待......

     

    "喂...喂...伊扎克......"
    "当然...你是妻子."
    "哈....!?"

     

    丢下惊愕不已的人,转身离去.

     

    等待之后,便是结果......

     


    如果相信预言,那将是否一切安好.
    即便是我们的过去,现在,将来.
    或者更远......

     


    "怎么了,迪亚卡?"端着餐盘靠过来的基拉,一脸疑惑的问着满脸呆滞的迪亚卡.随后入席的阿斯蓝带着相同表情望着那郁卒的人.
    "没什么.不过你们的关系还真不是普通的好,以前就这样么?"其实想想都知道,迪亚卡会这模样,多半和那个人有关.
    "是啊,当初一直在一起呢.不过阿斯蓝没以前那么喜欢作弄人了."
    "喂喂,以前哪有那样..."
    "啊,对了,我记得今天是愚人节吧.好怀念啊...."
    "嗯?那是什么?"
    "迪亚卡从小是在卫星长大的吧.那是节日哦.很有趣的节日."
    "基拉,对于这个,你似乎比我还热忠吧...."
    "呵呵,不过以前一直被阿斯蓝你骗啊."
    "那是因为你太迟钝."
    "等...等一下.节日和骗有什么关系.难道....."
    "没错,今天就是骗人的日子."
    "骗人....啊....."
    "嗯嗯,记得那时候.我们......"

     

    沉浸于过往甜蜜回忆的两人,完全没有注意一旁脸色越发阴沉的人.甚至连发现,都是在那人离开的数时之后.

     


    看着身边依旧平静侧躺的人,迪亚卡很难解释此时是何等的心情.其实当伊扎克说出那骇人听闻的话后他就开始怀疑,但那怀疑远不及惊喜.而现在,不,确切的说是在得知那些奇怪的习俗后,他越发觉得难安.他怕他所幸喜兴奋的事到头来只是一个小小的玩笑.毕竟说实话,他和伊扎克那么多年,那家伙所想的很多他并不知道.

     

    "伊扎克,睡了没?"抚上柔软的发丝,顺着近乎透明的脸颊滑摸着.
    "干嘛.如果只是闲聊天我可没那份闲心."没好气的回答,被扰醒总是不好受的,迪亚卡该庆幸他没把他踢下床.即使是那种让人觉得愉悦的爱抚.
    "我只想问你.清早说的那些,是真的吗?"
    "什么?"
    "结婚."
    "你在置疑我的话的可信度吗?"睁开半眯的双睑,那不是清醒,而是略带的愤怒与习惯.
    "不...只是....."
    "罗哩叭嗦的,你睡不着就闪边啦,别碍我."
    "如果我走了谁来给你当抱枕取暖?"
    "......无所谓......"倔强的撇过头,却依旧靠着.

     

    感觉挨在颈窝间的丝丝体温.罢了,一切只要这样就好.

     

    "喂,迪亚卡...."
    "嗯?"
    "如果我回答你,今早说的全是玩笑...你会....喂!该死的!你在做什么~!?"
    "那就要问你了.伊扎克,亏我那么相信你.甚至,我连我们的未来都规划好了.但你却说这种话.你,是不是该补偿我些什么?"
    "........"
    "或者,我该直接从你身上拿些什么...."
    "拿你个头!见鬼的,该死的你快从我身上滚开~!"
    "为什么?"
    "不为什么!天杀的你重死了~!"
    "........................."

     

    突然沉默,停下手上的动作.迪亚哥定定的看着身下的人,少有的严肃对望着伊扎克.

     

    "伊扎克...我突然想到......"言又欲止.
    "kuso!要说什么前先从我身上下来!难道你不知道你很重吗?"
    "就是这个!"
    "这你个头,给我滚下去~!"
    "伊扎克...把你今早的玩笑当真的确是我太笨.但,你不觉得这个玩笑总有一天会变为现实么?"
    "做梦吧你~!"
    "好吧,就当是我在做梦.所以,我在梦里对谁做什么,应该与别人无关吧."
    "kuso~~~~!把你的爪子挪开~!啊~!该死的~!你在碰哪里啊~!"
    "对了,亲爱的.请习惯我的体重吧......"
    "k!u!s!o!o!o!o!o!o!o!o!o!o!~~~~~~~~~~!!!!!!"


    ==============================

     


    迪亚卡
    CE.71 4.1 ......

    ........................

     


    伊扎克
    CE.71 4月1日 ......

     





    >> 相关资讯:

    上一篇:藍誌  
    下一篇:日光流連

    精彩美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