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资 讯 教 程 原 创 文 字 图 库 专 题 社 区
版主招聘! ┆ 如果您还没想好看些什么,可以点击 这里 进入我们为您推荐的资讯

热门关键字: 教程  Cosplay  原创  动漫下载  EVA  高达  免费  水原有纱

您现在的位置: 漫天糖>>动漫文字>>同人美文>> 日光流連

日光流連

  • 本篇文章来自于:KuKu动漫
  • 本篇文章的作者:Arighek
  • 文章收录的日期:2007-12-16
  • 共有 人关注过这篇文章
  • 你可以把这篇文章加入你的收藏夹
  • 他一直以为,他们的相遇,理所当然……

     

    “飞影,不进来喝杯茶吗?”
    开窗,将一室的柔光泻到窗外的树上,优雅微笑地邀请。却被来人用他绝美的红瞳狠瞪了一眼,轻笑出声,虽然他刻意隐藏了妖气,而且近乎完美。但对于妖狐来说,没有什么事是他想知道而不知道的,更何况,这又是一个让他异常关注的,绝对不可能放过的小家伙呢。

     

    他了解这只火妖,包括他的坏脾气,很多时候他都能有办法安抚他,那是他的特权,他很清楚。

     

    “我泡了热可可哦,你确定不要进来吗?”此刻,无辜的表情是必须的,狡猾的妖狐深知可可对这只火妖的吸引力,一瞬间如懊恼的神情出现在那火妖的脸上并也清楚的落入房内人的眼中,看着他轻哼出声,随后闪身踏入房间,轻盈无声,真是,别扭的可爱。 “看过你妹妹了?”
    “桑原对她很好吧。”
    “还是就因为这样害你很不爽?”
    “你可真是个别扭的哥哥啊。”
    “幽助终于决定要和莹子结婚了,他应该有给你请柬吧。”
    “如果那天你不来,搞不好幽助会杀掉你的哟。”
    “哦,对了还有……”

     

    一直是这样,在他不断找着话题的时候,他的责任就是沉默。半阖着眼睛,仿佛已经睡着了般,而一旦他停止却又会睁开眼奇怪的看着他,他继续讲他便继续睡,直到真正睡着……
    难道这只火妖是把自己讲的话当做床边故事来听吗?曾不止一次的这样想过,不过是又如何,能给忌子飞影讲床边故事,该是件多么荣幸的事啊,即使讲的人,是极恶的千年妖狐。别人还没资格不是? 而在他睡着的时候,他总能找到事情做,比如先将他从窗台抱到床上去。毕竟窗台和床的舒适程度还是有点距离的啊。不过这也是件难度系数很高的工作,怀里的这只火妖的警惕程度之高众所周知,虽然在少数几个信任的人前会稍有放松,但并不代表可以擅自抱着他到处晃。毕竟对于火妖来说那可能是件很没面子的事。不过庆幸的是他还没有失过手。
    之后,他会在床边看着他的睡颜,让那种莫名的安心包围自己。这是遇到他前从来没有感受到过的,连母亲也不曾给予的感觉。只是看着他的脸,便有的安心,很奇妙。
    当然,他的手也不会闲着,帮他拂落掉到睫毛上的头发,用指尖去感受他那比别人稍高的体温,温暖的体温。很多人以为火妖体温会高的吓人,或许别的火妖是那样,但眼前的这只不同,也许是因为他母亲的关系,飞影的体温不是很高,就连他的火焰,只要他愿意也可以变的非常温暖而不烫手,甚至放在手掌中把玩。至少自己就见过曾好几次,当然那是在他心情非常好的时候。这应该算是冰与火两种极端下的奇妙产物了吧……

     

    还有件他一定会在他睡着时做的事。将他看似硬直实则柔软的发丝拨到那小巧的耳廓后,露出一个近似顽皮的笑…… “飞影啊……”一声,温柔。
    “飞影啊……”两声,宠溺。
    “飞影啊……”三声,戏谑。
    “飞影啊……”四声,开朗。
    “飞影啊……”五声,生气。
    “飞影啊……”六声,低沉。
    “飞影啊……”七声,可怜。
    “飞影啊……”八声,正经。
    “飞影啊……”九声,偷笑。
    “飞影啊……”十声,诱惑。

     

    叫一百次用一百次不同的语气。他很享受着这种独有幸福以及安谧,而往往在叫完第一百次的时候,那个人会醒来。
    “你真的很无聊。”略带沙哑的嗓音,是他刚醒来时特有的,而听到过的人绝不会超过两个,很荣幸的,他是其中一个。然后就看着他陷入片刻的迷茫状态,很奇怪的景象,对于一直生活在刀口添血的日子里的妖怪来说根本不可能会出现的情况,半闭着眼靠在床沿上让自己慢慢醒来的飞影,让他不禁怀疑到底以前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活过来的。虽然心里非常清楚即使在这个时候他也能完美的反击。只因为他是个天生的战士。
    天生的战士,这是他的雇主对他的评价。很贴切,但他不喜欢,与外界一切因素无关,只是自己的私心作祟而已。因为经历过魔界的一切所以私心希望那个看似冷漠实则比任何人都具备感情的人不要被魔界那一切沾染。但所谓的私心,就是放在心底绝对不能让他知道的,不然可不保证自己会不会被他烤成碳烧狐狸。毕竟这个心比天高的火妖是绝对不会允许有人质疑他的实力的,绝对不可以…… “走了。”已经见怪不怪的跳下床,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个人用什么办法每次都能把自己从睡着的地方弄到床上去,飞影也懒的管了。反正置疑了也会被辩驳回去,他还是不浪费口水为好。
    “我刚泡好奶茶哦,香芋味的,上次不知是谁说想要试试啊。”无辜的声音,无辜的表情,可是那笑的眯起的眼睛里绝对透着无比奸诈,千年的那种,这点毋庸置疑!不受引诱的继续往前走,“啊~~忘记还有烤了小饼干以及特制的巧克力酱,飞影,不肯帮我解决掉一点吗?”
    “……”老奸巨滑!!转身的同时,飞影就是这样想的。

     


    他一直以为,他们的相遇,不是偶然……

     

    “藏马,你又在笑什么呢?让人觉得阴森森的。”幽助手抱着臂一阵的发冷,“我的婚礼你没有什么不满对吧。”
    “怎么会呢,幽助。”藏马继续微笑,“我祝福你还来不及呢。”
    “那拜托你别笑那么奇怪啊,会吓跑客人的。”幽助无力的说道。
    而藏马依旧微笑。

     

    他很了解他,特别是他的这种笑容,这种明显的连幽助都看出来了的算计的笑,以往的经验告诉他,这只狐狸八成又在算计着什么,自己是不是不要出现比较安全呢?
    “飞影,既然到了,不下来吗?幽助等你很久了哟。”
    一直奇怪为什么自己明明隐藏了妖气,却总是能被他发现,排除自己学艺不精的可能,难道是这只狐狸的鼻子太灵的关系吗?想起以前曾经疑惑的问过这个问题,没有得到任何的答案,除了那该死的笑以及一句,“飞影,那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哼,对于忌子来说没有任何事是重要的,他应该知道。

     

    “你在想什么?”被突然靠近的声音吓了一跳,狠狠瞪住这只毫无声息便随便靠近自己的家伙,想着妖狐是不是种学不乖的种族。“我看飞影一直不肯下来,所以只好上来看看啦。”讨好的表情,对于安抚别人,他似乎很有一套。“还是你准备一直待在树上观礼呢?”当然,恶劣是天生的。 “喂,我说你们两个,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们准备一直躲在那里谈情说爱吗?”已经注意这里很久了的幽助忍不住喊起来,飞影也就算了,怎么连藏马也上去凑热闹了,他可是自己的伴郎啊。要是被飞影拐跑了那还得了!

     

    “幽助,我可以理解你在羡慕我们吗?可是今天是你结婚啊。”
    “是啊,今天是我结婚,所以拜托你们两个家伙合作点吧,特别是你,作为我的伴郎你现在不是应该在礼堂里吗?秀一君。”
    “可是作为新郎的你还在这里欣赏风景,我可不能去抢了你的风头啊。”
    “你以为这是谁害的啊。”
    “飞影,你说我们该下去吗?”矛头一转。
    “飞影,快把这家伙弄下来吧,他搞不好只听你的。”

     

    关我什么事,翻翻白眼,跳下那棵正在盛放的樱花树,两个笨蛋吵架为什么他要被拉下水。该去看看雪莱了,顺便去刺激刺激那个白痴,算是娶走自己唯一的妹妹的代价。其实到现在他还是想不通到底雪莱看上那个毁容的哪点?一看到自己的妹妹和那个白痴站在一起他就有犯罪感,当初应该全力阻止而不是砍了那白痴一刀就把妹妹交给他。悔不当初,要不是看到雪莱那脸幸福的笑,他相信自己绝对有可能当场把那张毁容脸砍成十块八块祭刀。 不远处的桑原突然一阵的发冷。
    “和真,怎么了?”
    “没,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有点冷。”
    “哎?今天出门衣服穿太少了吗?”
    “呃…可能是我的错觉吧。”

     

    仪式在新郎和伴郎进场后马上开始,先是一堆烦人的誓词、承诺,然后是交换信物,新郎吻新娘,最后是那个穿的奇怪的黑衣服的家伙宣布:“他们成为夫妻。”
    整个过程无聊的让自己直想打瞌睡,但不得不说,今天幽助的确非常帅气啊,和他的新娘那个叫绫子还是莹子的非常相配。虽然在场多数女孩子的眼光都是落在站在他身后的伴郎身上的,抢足了新郎的风头。
    “活该,谁让他找了一个比自己好太多的人当伴郎的。真是笨蛋。”看吧,连新郎的母亲都那么说了,所以实在怪不得别人。

     

    算算,现在应该已经算是观礼完毕了,那自己闪人就没问题了吧。刚打定主意,连脚都不曾动过一寸就被叫住,这算不算是流年不利?
    “飞影,要走了吗?”
    你又知道?不爽的瞪着叫住他的人,是不是当伴郎的人都很闲,闲到可以连谁要跑路都能看在眼里?
    “现在还不能走哦,还有一个程序没完成呢。既然都来了,总要看到最后吧。”他指的不远处被一群人围绕着新人,更正,是被一群女人。
    “她们在干嘛?”
    “抛新娘礼花啊。有个说法是谁接到新娘的捧花便会是下一个结婚的人哟。飞影有没有兴趣?”
    “……除非我疯了。”看着一群女人如狼似虎扑向那个被抛到半空的捧花你争我夺形象全无的样子,以及那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气势,他想到了百足里的那个他常常怀疑到底是不是女人的家伙,搞不好女人才是最危险的动物。
    终于,一个灰头土脸却满脸灿烂笑容的女人从人堆里爬起来,手里拿着一个已经看不出颜色的东西,尘埃落定……

     

    然,抬脚却又被抓住,“去我那喝杯茶吧。”他微笑他怒视他无奈他得逞。不变的定律,总而言之,他是吃定他的。

     


    他和他既然相遇,那么如果没有点故事发生,是谁也不会善罢甘休的吧…… “飞影啊,我被打击到了呢,今天。”
    “说什么周围的人都双双对对的,就我落单。”
    “还说连幽助都结婚了,就剩下我没人要。”
    “是啊是啊,就我没人要呀,连飞影都有躯了,我好可怜呀。”
    趴在窗台上,某只生物自怨自艾着。

     

    “关那女人什么事?”飞影在半梦半醒间听到这句觉得异常诡异的话,忍不住出声,什么叫‘连飞影都有了躯’那些笨蛋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他和那个女人?!那还是拿把刀把他砍了算了。

    “大家都把飞影你和躯看成是一对啊。”
    “说是飞影终于找到知己了。”
    “哎…现在就剩下我孤苦伶仃的。”
    “这样的我是不是很惨呢?”
    连眼神都百分百的哀怨无比,一副我被谁抛弃了的样子。

     

    但显然飞影并不吃他那套,冷着眼拍落巴上了自己腿的爪子,“首先,我和躯那女人什么也没有,你们眼睛都瞎了吗?”我和躯有什么你还不如去期待躯和黄泉有什么呢。毕竟黄泉最近来百足的次数不是普通的多。“还有,你要是想找女人街上一堆一堆的让你挑,别到我这装可怜。”
    “飞影可真冷淡呀。”
    恢复平常高深的表情的藏马,用抱怨的口气说着,不过,和躯什么也没有吗?这个答案显然让他很满意。满意到不禁笑出声来。飞影突然感到有点不安,眯起眼睛,飞影想着,这狐狸又在打什么主意?不管是什么,只要别打到自己头上就行。
    “我突然有个好主意哦,能让我摆脱现在的悲惨境地外加避免以后飞影步入我的后尘的好主意。飞影有兴趣吗?”
    “没有,我先走了。”对于危险的警觉性让飞影立刻做出反应。
    “等一下!”一把拉住准备闪得远远的火妖,“还是说,飞影你想逃跑吗?”点将不行激将百试百灵。
    “你在开玩笑吗?”看吧,百试百灵。“有什么话快说。”
    “这个嘛……”不动声色的将唯一的逃生之路堵死,藏马此刻的表情不可不谓是奸诈,他已经想好了一套飞影绝对想不出理由拒绝的说词,他要改变他们的现状,并如果有可能的话,他要得到这只独一无二的火妖。这可不是开玩笑,妖狐有妖狐的办法,而且有时候这只看上去戒备很高的火妖真的非常好骗,当然这绝对不能让他知道。 “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显然另一个已经发觉大大的不对劲,狡猾的狐狸决定加快节奏。

     

    “我只是做了个决定而已。”
    “而这个决定我敢打赌飞影你一定有兴趣。”
    “当然你也有份哦,而且是很重要的一份。”
    “哎~别那么冷淡啦,飞影听完再决定也不迟啊。”

     

    他注定会是他的,自大也好自负也好,他注定是他的,他也只会是他的。

     

    他和他相遇,上天如何安排他没有兴趣知道,他只想按照自己的方法去做,既然让他和他相遇……

     





    >> 相关资讯:

    上一篇:愚人節的H日記  
    下一篇:那場叫婚禮的戰爭

    精彩美文推荐